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配资

钴价大幅涨跌影响产业链新能源汽车企业“去钴”嫌疑

原标题:新能源汽车企业“除钴”。特斯拉一边囤货一边喊“无钴”。商业交易策略安排?钴价大幅涨跌影响产业链。以后还会有威胁吗?

9月22日,一再推迟的特斯拉电池日终于来了。马斯克在9月11日的个人社交账号中宣布,电池日将公布很多“惊喜”。

这些惊喜是什么?外界好像能猜到一些东西。

今年2月,“特斯拉与宁德时报讨论中国工厂使用无钴电池”的报道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叠加其“不含钴不一定代表磷酸铁锂,请关注今年特斯拉的电池大会”的说法,引发了业界对不含钴电池实质性进展的诸多猜测。

但特斯拉在暗示其电池不含钴的同时,却直接从能源公司嘉能可(Glencore)购买钴原料,这让这件事更加扑朔迷离。

这套“动作”并不是特斯拉独有的。国内外许多电池巨头和汽车公司在释放“无钴”信号的同时,加大了对钴原料的采购。

有趣的是,面对下游的“威胁”,上游的钴资源企业也对无钴电池的不可能性做出了回应,同时悄悄延伸产业链进行转型。

为什么下游企业执着于电池除钴?为什么无钴电池老是演“狼来了”这部剧?《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对行业内上下游钴资源及加工企业、贸易商、电池企业的采访,试图还原真实的市场图景,回答上述问题。

钴价上涨,钴相关企业不愿出售

守住钴资源的上游,总能很快感知到市场的冷暖。自7月中旬以来,钴盐加工企业殷悦(化名)明显感觉到对钴盐的需求增加,但下游企业在最终交易中仍有一些犹豫。“主要是出于成本考虑,我想等等看。”殷悦说。

在这个过程中,钴的价格一直在上涨。风数据显示,7月15日,长江有色金属现货市场钴平均价格为25.2万元/吨,较月初的24.3万元/吨上涨3.7%。此后钴的价格迅速上涨,7月24日仍在25.5万元/吨,8月5日一度突破30万元/吨。

作为三元动力电池正极材料的重要原料硫酸钴——也呈上升趋势。根据风力数据,国产硫酸钴(20.5%)从7月初的4.6万元/吨,增加到8月中旬的5.6万元/吨,一个半月内每吨增加1万元。

在如此激烈的上涨趋势下,产业链中的一些三元前驱体和阴极材料贸易商终于坐不住了。”钴盐的产量从7月底到8月的第一周逐渐增加.”长期关注钴工业发展的上海有色金属网钴工业高级分析师霍元告诉记者《每日经济新闻》。

但此时,他们发现钴盐加工企业出售它没有任何痛苦。殷悦从当时的原料厂了解到,8月份钴原料的装运时间表可能无法按预期恢复,仍有可能推迟。一些钴盐企业因为担心后期原料供应得不到保证,有意识地控制出货。

据上海有色金属网统计,2020年第二季度钴原料总进口量为1.68万吨,同比下降19%。” 7月底,中国一些小型钴盐厂经历了原材料短缺.”霍元说。

以上因素也在支撑着钴原料供应商和冶炼厂的报价上涨,整个行业都在思考目前的钴市场还能维持多久。

包括中信证券在内的许多机构预测,第四季度钴价可能升至40万元/吨。

在国内某动力电池公司工作的刘鑫(化名)对此感到不安。他显然不想看到钴价涨得太高,他是

对于电池企业和新能源汽车企业来说,近年来,钴因其无与伦比的重要性和价格波动的特点而让他们“又爱又恨”。

钴是三元材料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最昂贵的一种。“钴在提高电池稳定性、循环寿命和电池倍率性能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目前,没有一种成本较低、性能相当的元素可以替代钴。”桑顿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电池研发部门主任陈怀生告诉记者《每日经济新闻》。

钴对电池成本影响很大。动力电池的成本占整车成本的三分之一以上,钴约占动力电池成本的10%。

已经很贵了,价格往往波动很大。钴价从2016年的20万元/吨左右飙升到2018年的70万元/吨左右的高点,然后回落到20万元/吨的起点。

据一些计算,金属钴的价格已经从20万元/吨上涨到60万元/吨,三元NCM523(镍钴锰比为5: 2: 3,其他成分比例可以类比)的材料成本将上涨70%左右,对应的三元电池成本将上涨15%~25%。

钴价为何如此波动?《每日经济新闻》采访的很多人都持相同观点,这是钴资源过度集中及其脆弱的供应链造成的。

我国作为钴冶炼消费大国,资源储量仅占不到1.5%,存在品位低、分选难度大等问题。不仅中国,全球钴资源来源都高度依赖进口,刚果(金)牢牢占据“C”位,无论是储量还是钴矿产量都有绝对优势。

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2020年的最新数据,刚果(DRC)是世界上主要的钴资源国,贡献了全球70%以上的产量和50%以上的全球储量。

刚果(DRC)钴资源一直是资本竞争的“热点”,现在已形成巨幅控制局面。十大钴矿公司的钴产量占全球产量的75%。其中,嘉能可凭借其绝对优势,在全球钴供应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巨型企业对钴产品的供应有很强的约束,必然导致价格波动。嘉能可在2019年宣布,将在年底暂停全球最大钴矿穆坦达项目的生产,并停止生产或继续生产,直至2022年。受此消息影响,电解钴价格从21万元/吨的低位反弹,一度飙升至29万元/吨。

不仅资源高度集中,而且在钴原料的频繁全球贸易流动中,它们过度依赖南非作为转运地。“刚果民主共和国供应的钴原料的60%必须通过南非德班港运输。”王上海千钴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贸易商告诉记者《每日经济新闻》。

2019年,中国经南非转运的进口钴原料比例达到59%。

陈怀生表示,钴资源过于集中,严重依赖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南非的生产和运输,这使得原材料的供应和价格更容易受到当地政治局势、政策、运输时间表、气候等因素的影响,导致从电池材料到电池的整个行业成本大幅波动。

以今年为例,突袭的爆发再次凸显了资源生产和运输过于集中的供应链的脆弱性。

王说,受疫情影响,今年3月,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南非先后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这对钴原料的生产和供应产生了很大影响。特别是,南非确诊病例数量激增,极大影响了港口吞吐量。

根据上海有色金属有限公司参考航运界公告的数据,南非德班港6月份的准班率为37.14%,7月份仅为10%。王指出,尽管南非疫情有所好转,经济活动开始恢复,但疫情期间港口工人数量减少了近一半,对目前的运输能力产生了很大影响。一大堆

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长期政治动荡也为钴矿供应埋下了一颗不合时宜的炸弹。当地的钴矿大多位于地表,因此形成了相当特殊的“抓矿”贸易。更令人担忧的是,当地的血汗工厂遍地都是,这使得钴矿的利用存在道德风险。

最近,华友钴公司宣布暂停刚果民主共和国两个矿山的手工钴贸易。华友钴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今年上半年,公司暂停了刚果(金)的钴手工开采,目前仍没有国际统一标准,进一步加强了对公司完整钴供应链负责任管理的第三方审核,不断提升行业和公司整体供应链的透明度和尽职调查。目前暂停对公司供应影响有限,公司原材料供应正常。

华友钴公司还表示,作为钴行业的领先公司,该公司一直支持刚果民主共和国钴产业链的正规化。自2017年起,与当地政府和其他利益相关方启动了钴手工开采标准化项目,并致力于钴供应链的负责任管理,积极参与行业解决方案的建设。

记者在采访韩瑞钴业时,询问了该公司手持采矿业务的现状。在考虑后续事宜时,韩瑞钴业回应:“公司通过租赁、开采等多种渠道获取矿产资源,符合当地矿业法规。”

面对如此多的不确定性,对钴的需求仍在增长。据中信证券评估,得益于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快速发展和5G趋势下消费电子的复苏,2020年全球钴消费量将增长11.1%至14.8万吨,2025年全球钴消费量将达到20.5万吨。

为了降低成本,不受钴的影响,下游电池厂和汽车公司希望去除钴——,即彻底去除镍、钴、锰三元电池中的钴。

据外媒报道,松下计划在五年内将向特斯拉供应的“2170”电池的能量密度提高20%,并在两三年内将无钴版本商业化。

但由于无钴电池的量产和应用没有突破,上游企业认为这只是“狼来了”的口号。殷悦坦言,各种新闻时有报道哪个公司想要无钴电池,说的太多太频繁了。“我每天都在说这个(没有钴),已经麻木了。”

直到今年2月,路透社(Reuters)一篇关于“特斯拉和宁德时代讨论中国工厂使用无钴电池”的报道,极大地吸引了包括殷悦在内的行业专业人士的注意。

在业界看来,特斯拉作为科技大咖,在发展无钴电池技术上可信度很高。

就在业界翘首以待之际,英国《每日经济新闻》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特斯拉已同意从《宁德时报》购买国产短程Model 3车型的磷酸铁锂电池。

显然,这并不能让业界信服。特斯拉也在其官方颤音上否认了这一说法,称无钴不一定代表磷酸铁锂。请关注今年特斯拉的电池大会。市场胃口得到满足,但原定4月份召开的电池大会因疫情推迟,真实情况仍不得而知。

这一刻,一向低调的蜂巢能源突然爆发。今年5月,它率先发布了两款无钴电池,计划最早于2021年6月上市。

由于还没有实现批量生产,可靠性和耐用性还没有得到证明,市场上有很多疑问。

实锂研究总裁莫科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无钴技术尚未成熟到应用阶段,蜂窝能源无钴电池技术的进展需要进一步了解。电池的阳极材料是层状锰酸锂镍,它是在层状锰酸锂镍钴(NCM)的基础上除去的钴。当这两种结构相似时,钴被除去,并且电池稳定性没有钴

越说越大声,“但身体是诚实的”。王这样评价。

据莫克称,这也是特斯拉利用其市场影响力宣传无钴,造成钴价波动的一种战术。当钴价下跌时,特斯拉可以购买并保证自己的钴消耗。

上游企业也持相同观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华友钴业认为,叫嚣“无钴”的下游企业可能对未来钴价飙升和长期供应稳定有所担忧,但不排除商业交易策略安排的可能性。

在霍元看来,终端车公司跳过中间环节,直接从资源方采购钴,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证供应,控制成本,对车公司也是最有利的。未来将形成纵向一体化的趋势。数量和价格锁定在终端和原料端后,中间环节作为加工厂的作用会更大。

王还指出,汽车企业直接购买原材料也是出于避免手抓地雷的人权风险的考虑。

东莞证券研究报告指出,由于下游汽车制造商和电池制造商加强了供应链管理,他们直接从上游大型矿业企业购买钴原料,并将手工采矿排除在供应链之外。嘉能可是马绍尔群岛(责任矿产倡议)名单中合格的钴供应商之一。

可以证明,特斯拉最近加入了旨在改善刚果民主共和国手工采矿业的公平钴联盟。

无钴电池应用的难点是什么?上游企业对此做了深入的研究。韩瑞钴业回应《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目前无钴电池仍有争议,市场尚未得出结论。一些企业认为,在现有的三元体系中,钴可以稳定材料结构,钴含量的增加可以有效降低阳离子的混合放电和材料的阻抗值,特别是对于提高材料的电导率、改善倍率性能和降低电池内阻。

韩瑞钴还指出,无钴电池仍然面临着材料匹配和创新的问题。比如目前电解质匹配还存在很多问题。更重要的是,电池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新材料的商业化将面临一定的周期。产品开发完成后,会经历小试、中试、量产等各个阶段。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将面临一系列已经发现和尚未发现的问题。

比如陈怀生说传统的NCM523材料的循环寿命在2000~3000周左右,目前相应的无钴材料可能是1000~1500周。当然,不同企业制作的材料性质是不同的。

陈怀生说,真正的三元无钴发展是向二元材料发展,主要有两个方向(LFP除外):一个是层状镍锰二元材料(主要路线),另一个是尖晶石镍锰二元材料(高压路线,低容量,衰减快)。但这两种材料和两条技术路线还处于试验阶段,距离最终的工业应用还有很大差距,需要时间进行技术沉淀。

提前计划无钴方案的上游

企业减少钴的努力仍在继续。陈怀生认为,无钴是未来的一个重要方向。在技术尚未成熟的情况下,目前降低钴含量可能更切合实际,给企业带来的效益也很明显。

目前,高镍低钴已经成为一种趋势,即增加镍含量,降低钴含量。一方面是为了提高能量密度,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降低成本。随着技术的提升,三元材料从最早的产品形态NCM111发展到NCM523(5系)、NCM622(6系)、NCM712(7系)、NCM811(8系)等。

陈怀生解释说,5系产品的钴消耗量一般为15%~20%,而8系产品的钴消耗量可降至5%甚至4%。未来钴的用量会越来越少,这也是为了避免国际钴矿价格波动的负面影响。

华友钴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韩瑞钴告诉记者,为了取代钴,电池制造商经常增加镍的使用,以提高电池的能量密度。但这会导致相应电极材料的结构稳定性降低,进而影响电池的循环寿命和安全性。因此,锂电池中镍的使用受到限制,对钴的需求无法完全替代。

高镍低钴电池的安全性是近年来的焦点。NCM811高镍电池推出两年了,得到了很多车企的追捧,但也有不少自燃事故,引起市场对其安全性的质疑。

近日,一辆广汽新能源AionS轿车在海南海口自燃。事后“宁德时代基本否定811电池路线”的谣言甚嚣尘上。宁德时报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宁德时报绝不会否认或放弃NCM811三元锂电池路线。811技术路线没有本质问题,811技术路线也是战略高地,是全球头电池企业兵家必争之地。谁能带头开发,谁就掌握了战略控制点。

在高镍低钴的隐忧还没有完全解决的时候,似乎低钴和无钴的距离并不短。目前也有人认为811电池可能失宠,汽车公司会改用NCM523电池。

从下游来看,随着技术的不断成熟,高镍低钴的道路会越来越平坦,总有一天会“无钴”。有趣的是,虽然一些上游企业声称“无钴”方案不成熟,但他们也在采取预防措施。

华友钴业有限公司已经走上了向新能源锂电池材料产业转型的道路。该公司告诉记者,三年前就预测了NCM锂离子电池三元材料向高镍含量发展的趋势,并开始打造镍资源产业链。公司已投产和在建的三元前驱体总产能为10万吨/年;未来三年,公司计划将独资三元前驱体产能提高到15万吨/年以上,合资三元前驱体产能提高到13万吨/年以上。

华友钴指出,未来,公司将竭尽全力从钴镍资源、冶炼加工、三元前驱体、锂电池正极材料到资源回收,打造新能源锂电池产业生态,努力成为新能源锂电池行业的领跑者。

韩瑞钴业表示,关于“无钴”在短期内是否真正可行,仍存在一些争议。公司将密切关注钴市场需求的变化和国际钴金属价格的波动趋势,及时调整产品结构、采购和生产计划。

下游也在期待特斯拉电池日的到来,希望在“无钴”上取得一些新的实质性进展。


陈强爱配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并保留原文链接http://www.cqast.net/gupiaopeizi/42766.html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