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配资

k线命运阚志东:资本市场30年后会怎样?

文|子君胜

编辑|伯曼

制作人:机构投资者评论

转载授权、业务合作等。请联系后台

在中国资本市场30多年,漫游多年的阚志东不愧为证券业和风险投资业的先锋。有人称他为证券“教父”,也有人曾经顶撞过他。生于上海,去北大荒插队,去日本留学,在广州深圳改名.生活就像k线,他可以看到山川不同的地貌,在悬崖边上走几次。

把自己定位为职业经理人的阚志东,想为政府独立运作;对于企业,他要利润;最后获得了当时国内几乎最好的工作环境,也让国有风险投资公司深圳创投放开手脚,有机会成为“中国风险投资的领头羊”。

资本市场的人来来去去快如马,旋转门来来去去。k线生活塑造了他极其敏锐的直觉和务实的处事哲学。现在,阚志东江湖的名声正在消退。虽然争议一直是左往右,但生活的起起落落不得不说有一部分是证券市场体系不完善的受害者,是开拓者的必经之路。

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成立已经30年了。从荒芜到杂草丛生,再回到秩序,好的制度环境可以让恶人变好,坏的环境可以让好人变坏。市场不在乎任何人,有没有偏袒过任何人。未来30年资本市场的基础不会是当代资本市场制度制定者和参与者的写照。

地球的最开始

他不是“海归”派,不是华侨精英,甚至不是大学,但却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史上不可回避的话题。1952年出生于上海的阚志东,初中毕业后背着他去了北大荒,在这片寒冷的土地上呆了九年。他于1979年回到上海,加入了上海人民银行。1987年被中华全国青联选聘到日本学习证券一年。

上海西康路101号是改革开放后中国证券市场的起点,也是三十多岁的阚志东进入证券事业的起跑线。

1984年工行成立后不久,工行上海分行行长毛梁颖就开始尝试通过其信托公司(工行上海信托投资公司)发展证券业务。作为工银上海信托投资公司的副总经理,阚志东主管证券业务(1986年,工银上海信托投资公司设有静安营业部和虹口营业部两个证券营业部)。1986年9月,工行上海信托投资公司静安支行开业第一天,就出售了小菲乐音响和钟燕实业公司发行的1000多股股票。

1986年冬天,人民大会堂迎来了华尔街大亨3354纽约证券交易所主席约翰范尔林。接受了他赠送的纽约证券交易所胸章,范二林也接受了时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陈赠送的胸章。一张音乐股份(1984年7月,天桥百货完成股份制改造,成为新中国第一家股份制公司;天桥百货的“股票”类似于“债券”,有“五年还本,年利率5.4%加分红”的条款。1984年10月,乐飞电声总厂成立上海乐飞音响有限公司,并向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申请发行股票。小菲乐从一开始就按照规范股份制企业的要求改造设计股票,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中国大陆第一股;同年11月14日,由银行正式向社会发行。

“你们有纽约证券交易所,我们可以在中国试试.”

当时不仅没有证券交易所,我们也没有证监会,没有证券公司。股票的发行和流通都在银行手里,申请s

1988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先后成立了万国证券(上海信托等10家股东募集资金3500万元,关金生任副董事长、总经理、行长)、申银证券(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诞生)、海通证券(交通银行诞生);1988年9月8日,国家体改委、中国人民银行总行体改办在北京万寿宾馆举办了划时代的——会议“北京证券交易所金融体制改革与筹备研讨会”。刚刚从纽交所辞职回国(1980年随哥哥王东明出国留学,1987年获得哥伦比亚大学法学硕士学位,在纽交所工作)的王伯明也参加了。这次会议最有影响的成就是成立了“证券交易所研究设计联合办公室”,简称“联合办公室”。张晓彬、高西庆、陈大钢、王伯明参与编写了一批“海归”《关于中国证券市场创办与管理的设想》,并借鉴国外经验初步构建了中国证券市场的基本框架。

1989年3月,“联合办事处”正式成立。成立后领导了四件事:主持并参与了深交所(1990年12月)、上交所(1990年12月)、全国证券交易自动报价系统(STAQ系统,1990年12月5日正式上线)、中国证监会(1992年正式成立)的设计、建立或组建。

1990年,朱市长邀请“联办”到浦东规划证券交易所。当年12月19日,上交所举行了开业典礼(12月1日,深交所也尝试在12月1日开业)。曾在新疆服过兵役,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的魏担任上海证券交易所首任总经理。

天地,开拓,救火,金刚不坏

在90年代初的中国证券市场上,上海的申银、万国、海通、三驾马车竞争激烈,但关锦生领导下的万国证券始终排名第一(仅从3500万元资金起步,短短6年时间,发展成为资产数十亿的综合券商,并在新加坡、伦敦开设分支机构;1994年,万国证券的a股交易占上交所总成交量的22%,b股交易达到50%。当年在沪上市的12只b股中,有8只是由万国证券作为国内主承销商发行的。

1992年,上海证券交易所推出国债期货市场。1995年爆发“327国债期货”事件(1995年2月23日),上交所最后8分钟停止交易,造成巨额损失数十亿。法国专业留学比利时的管晋生和他领导的上海先锋万国证券时代结束了。负责监管的魏也离开了上海证券交易所。当时只有阚志东在香港出差,逃过一劫,意外获得“大红包”:申银与万国合并。

申银与万国的合并是由菅直人领导的。这是他在日本学习金融证券时从日本野村证券获得的经验。合并后,申银万国确立了其在证券市场的领先地位。阚志东还曾任中国证券业协会第一任执行董事、上海证券业协会第一任会长、上海证券交易所第一届理事会副主席、深圳证券交易所主任。他是中国唯一一位在两家交易所担任董事的证券公司负责人。

当时不仅券商争霸,各家公司都以“中国的美林,中国的野村”为自己的目标;1993年后,上海和深圳也争夺证券市场。

对“支持市场”持谨慎态度的申银万国的掌舵人阚志东也增加了他的个体经营。因为参与陆家嘴的“炒作”,他不仅被封为“坎二毛”,还在1997年被免去了上海申银万国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总裁等一切与证券市场有关的职务。他被禁止上市五年,离开上海,在深圳开始了短暂的风险投资生涯。

1999年,菅直人

2002年,在长达五年的市场禁售之后,菅直人再次受命扑灭已经经历了大规模信贷危机的南方证券。然而,千疮百孔的南方证券“大火”并没有被扑灭。第二年(2003年12月),阚志东离职,因涉嫌操纵南方证券股价被捕入狱20天(2005年南方证券破产清算,后来建行投资宣布以3.5亿元接管南方证券74个营业部和投资业务,9月成立中投证券;中投证券于2017年被CICC合并)。

在监狱的20天里,阚志东一定还记得曾经有过“郁亮之争”的关锦生,也见过不少证券公司的“老人”,比如前南方证券的刘波,大鹏证券的许卫国。风波平息后(2007年5月初,阚志东案撤诉),告别二级市场,体制外创业,回归风险投资,成立东方汇富。

感性哲学:时间换空间

北大荒是训练人的地方,很多生活在阚志东的人都在那里流动;插队的经历留给他的不仅仅是“农口”的经历和履历,还有很多做事的方式。

阚志东所在的大队一直被媒体关注,是“科研排”,要冲到一线搞“嫁接苹果”;当时很多农业专业的人都没有做到。阚志东去农业科学中心挨个调查,试了一点,不知道专业,但过几年真的把物种拿出来了。

深圳创投成立的时候,16亿资金基本一次性到位,企业的投资是分阶段进行的,账户上躺着一大笔钱。当时银行年利率是0.99%,还没有国债高。

自然资本家总是关注“资本运动”。有钱不让它赚钱,是极大的侮辱。阚志东的想法是,作为一个新成立的企业,首要目标是赢得股东的信任和支持,从而生存下来,然后才有机会考虑如何拓展业务。当初来自深圳市市长李子彬的深圳创投(深圳市政府投资5亿,社会集资2亿),没有比看到分红更有效的办法了(深圳创投1999年盈利2000多万,年底分红(刚运营3个月),2000年又盈利近1亿)。

“在国家政策允许的情况下,一定要把闲散资金拿来赚钱.”所以他并没有把所有的钱都投在孵化器项目上,而是投在了已经产生一定利润的公司上,甚至参与了新股的发行认购和法人股的配售。这就带来了很多对“不务正业”的质疑,但也让深圳创投进入了一个令人羡慕的正螺旋循环:有了利润,不仅可以吸引人才(深圳创投招聘了很多博士硕士,很早就建立了博士后流动站),股东们也坐不住了,纷纷要求增资。而且有了人才和资金基础,投资更“大胆”,前期难度大的项目更敢拍。

对于政府来说,他应该独立运营(当被邀请掌舵深圳创投时,阚志东与深圳市政府谈判,大股东:深圳创投必须严格按照商业原则独立运营。深圳市政府的态度也很开明。双方达成了四句君子协定:政府引导,市场化运作,按经济法办事,向国际惯例靠拢。其中最关键、可操作性最强的一个条件是,深圳市政府承诺对创新投资“无项目、无人员”,他要企业盈利;将自己定位为职业经理人的阚志东,终于获得了当时中国最好的工作环境,也让国有风险投资公司放开手脚,有机会成为“中国风险投资的领军人物”。

“这不仅是你面前的问题,也是你背后的评论。”

加州的人们

然而,有些人就没那么幸运了。南方黑马莒南证券前创始人张国庆因“虚假注资”和“非法逃汇”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唐之后,海通证券被降职为副总裁,离开海通后淡出证券市场。“327国债期货”事件的主角,变成了模糊的过去,没有人愿意再提。

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成立已经30年了。从荒芜到杂草丛生,再回到秩序,好的制度环境可以让恶人变好,坏的环境可以让好人变坏。市场不在乎任何人,有没有偏袒过任何人。

阚志东在经纪行业达到了人生的巅峰,也跌入了人生的低谷。如果二级市场的卡宾不是南方证券,他可能会像CICC中信那样推动和见证券商直投时代的崛起;当他中途染指风险投资,再次回头时(2005年8月,东方现代实业投资管理公司在深圳成立,注册资金只有3000万元),风险投资行业是另一个世界。

目前,东方汇富的经营规模已超过300亿元人民币,项目包括华锐风电、顺丰光电、华丰科技、沃武生物等。如承诺的那样,给LP带来了回报,华锐风电被业界视为最好的作品。但华锐风电后来的大幅下滑让阚志东备受争议,投资乐视也是失败的。因为“北大荒”,与黑河一群老知青共同投资,并引进黄怀基(涉足房地产行业,上海基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的中兴牧业,并没有逃脱“投资山海关”的魔咒,反而是一根插在地上的羽毛,无奈的处境让人觉得苦涩。

人生如k线。他可以看到山川不同的地貌,在悬崖边上走了几次。现在,阚志东已经从东方退下来,站在儿子坎卡明(启成投资)身后继续投资之路。k线生活的起伏,不得不说,部分是证券市场体系不完善的受害者,也是开拓者的必经之路。

证券业格局如他所料,现在并购(阚志东一直认为券商合并是趋势),四处走动,安排合并;证券投资业务重装上阵,重回舞台,深圳再次吹响风险投资机构上市的号角(1月8日,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局发布《关于促进深圳股权投资持续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措施(征求意见稿)》公开征集公告,公开征求社会意见,其中提到探索优秀股权投资管理机构上市的制度安排,打响了探索我国风险投资机构上市的第一枪)。未来30年资本市场的基础不会是当代资本市场制度制定者和参与者的写照。

《证券老人》语录回眸

虽然我被称为中国证券业和风险投资业的先驱,但我走过的路并不平坦,有很大的成功,也有严重的挫折,甚至两次致命的打击。不过我还是来了,被认为对中国资本市场和风险投资市场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有媒体总结了我们这群人成功的原因,得出的结论是“这群人来自北大荒”。我觉得这主要是指北大荒岁月带来的不屈不挠的精神。

有幸亲身参与了中国证券市场发展的早期阶段,经历了大大小小的事件,目睹了证券市场各种内在的、暴露的、积极的、消极的、美好的、丑恶的现象。在这期间,我看到了一个又一个新的证券机构的出现,也看到了一些证券公司遭受重创甚至倒闭。

有人说我们是中国证券市场的悲剧英雄,有人说我们是第一个进入中国证券领域的旗帜人物,有人说我们只是一个时代的过客。旗舰人物和路人已经成为过去,但至少我们走过的弯路可以为发展提供参考

没有中国这样的股市,国有企业在今天很难发展,这是积极的作用;另一个负面影响是所谓的赌场理论。为什么赌博,不是为了盈利?但是,任何人否认证券市场的正效应大于负效应都是不现实的。中国的风险投资和创业板既有正面影响,也有负面影响。想要发展自己,就要承担这些负面影响。收益和风险是匹配的,正负效应肯定是对应的,这是不可能的,也是绝对不可避免的。因此,如果我们尽可能地了解和理解负面影响,加强这方面的预防措施,就可以使这些问题少出现。

媒体给了我很多称号,包括《证券教父》《三大风云》《赚钱机器》等等。也有叫我“看客毛”的,说我炒股更谨慎,赚二毛钱跑路。这不是真的。我一直负责公司,不管股票怎么操作。申银很谨慎,但他赚的钱最多。今天我该叫它什么?我们肯定很早就参与了证券市场,我个人是80年代参与的。所以我们这群人被称为“证券元老”。


陈强爱配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并保留原文链接https://www.cqast.net/gupiaopeizi/60065.html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