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配资

2021年 银保监一号监管书展现了财产保险公司的无车业务情况

2021年,银监会“一号”行政监管书展现了财产保险公司的无车业务

本报记者冷翠花

近日,安信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信保险”)在收到银监会2021年发布的首个行政监管措施决定后,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业内人士认为,偿付能力的大幅下降也反映了财产保险公司非车险业务的困境,即需要摆脱对车险业务的严重依赖,大力发展非车险业务,同时也面临着非车险业务运营经验不足、缺乏专业性的问题。有些业务在初期让保险公司尝到了甜头,但后来变成了火坑,严重影响了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和持续稳健发展。保险公司需要增强风险意识和专业精神。

 业务被限增资一波三折

近日,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今年发布的第一个关于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下发到安信保险。中国保监会表示,根据公司上报的2020年10月份中期偿付能力报告,其2020年10月底核心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25.7%,偿付能力严重不足。对此,银监会对安信保险采取了三项监管措施:一是责令增资;二是责令其停止受理新的车险业务;三是责令限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的薪酬水平。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2021年的薪酬(税前)应在2020年实际支付的薪酬金额(税前)的基础上下调,下调幅度不低于20%,其中董事长和总经理的下调幅度应高于平均水平。

事实上,根据中国保险协会安信保险披露的信息,其核心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在去年第二季度末和第三季度分别为123.9%和125.09%。为什么到去年10月底其偿付能力急剧下降到严重不足?一家保险公司的精算师认为,这可能是因为为保证保险业务做了大量的准备金。

偿付能力不足将严重影响安信保险业务的发展,其新增车险业务已被银监会叫停。按照现在的情况,增资不难。从业务上看,2019年年报显示,其车险保费约3.6亿元,承保利润243.3万元,也是前五大险种中唯一实现承保利润的险种。车险业务停止后,其承保情况可能会进一步恶化,固定成本的配置也会下降。偿付能力方面,安信保险的偿付能力近几年一直在持续下降。2017年和2018年,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369.95%和240.79%,2019年降至123.45%,接近监管规定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120%的关键验证线。

其实安信保险也在积极推动增资。去年9月,它发布了增资计划。郑达医药(青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达青岛”)拟投入现金2.15亿元成为新股东,安信保险注册资本将由12.85亿元增加至15亿元。然而,去年12月31日,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审议批准郑达青岛的增资返还,并讨论了后续增资事宜,其增资再次面临变化。遗憾的是,安信保险增资没有涉及原股东。

 盲目拓展非车险业务藏风险

业内人士认为,在安信保险偿付能力充足率大幅下降的背后,也深刻反映了中国财产保险公司非车险业务运营的困境之一,即缺乏经验和专业精神,以及一些问题

但中证鹏远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在一份评级报告中指出,非车险业务对产品设计、精算和技术应用要求较高,而大多数中小财险公司非车险业务运营经验不足,专业水平有待提高。“中小型财产意外险公司在业务发展过程中,往往注重眼前利益,忽视专业管理不足的问题。盲目扩大非汽车保险业务可能会使该业务的风险更大。”

事实上,安信保险在信用保险业务上也是跌跌撞撞。2017年保底保险收入增至2.02亿元,赔付115.8万元,承保亏损145.15万元。2018年,由于某互金平台大规模逾期交费,其保证保险赔付达到1.75亿元,同比增长10倍,核保损失也有所增加。此次事件后,到2019年,保证保险将从安信保险五大险种中退出。

从保险行业非车险业务整体运营情况来看,记者从相关渠道获得的行业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1月,在财产保险公司运营的12大非车险业务中,只有特别险和家庭财产险两类保险实现了承保盈利,其余均处于承保亏损状态。

“保险公司也在探索市场,同时总结经验教训.”一位业内人士分析了《证券日报》记者,称部分非车险业务发展时间较短,无论是过往案例还是行业数据都比较匮乏。有些公司商业风格激进,可能会导致重大波折,但这也是行业发展的必由之路。从大趋势来看,车险和非车险业务的均衡发展是必然的方向,但保险公司必须进一步增强自身的风险意识和专业水平,防范操作风险。


陈强爱配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并保留原文链接https://www.cqast.net/gupiaopeizi/61712.html


热门文章